我們在潭水周邊游蕩,沒有特殊目的地,也或許在一起就是目的。卸下的安全帽在你腳邊,我的手在肩膀腰際間舉棋不定,偶爾將頭靠在你寬厚的背上,風吹的髮飄飄,遮迷了我的視線,總是恍惚著,那蜿蜒的長路是漫漫指向天邊還是我們繞著自個兒的圓圈?

  
篤篤前行的機車引擎讓人安心,幾乎就要睏去,是睡眠不足吧,關於我的恍惚和疲累,還是承載幸福的容器有限?鎏金般的潮騷引起一陣陣波動,溫柔而又暴烈,碎在礁岩上的浪花潔白細緻,在日光下閃閃發亮,然而它的美麗如此短暫,來不及嘆息就和渴慕眼神擦身而過,靜靜地,退回原來的世界,像什麼都沒發生過。直到下一次不由自主的湧動,輪迴再生。我閉著眼感覺光透入臉頰胸前手臂的溫暖和刺痛。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