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據說這兒風景極美,適合婚紗外拍。在離開時我們才看見新娘,一個白色的嬌點,紗裙飄在起風的午後。雖然看不真切,但我確定她是笑的,一步一顛的鞋跟說著,髮上燦爛的花飾說著,向上揚起的手勢說著,如果開窗,我相信會有一串音符歡欣奔來,然而方向盤一轉就帶走我留戀的目光。

  我們聞花,很認真的。在知名或不知名的花朵前蹲下,深深吸一口氣,交換微笑或皺眉,確認它散發的氣味,是濃密迫人、清冷悠遠抑或寡淡無味。為了一株枝枒初綻的吉野櫻,甚至願意滑下陡坡伸長頸項一探究竟……只因你曾以為所有的花都有香味。我驚訝極了,沒有氣味的花好多,而你居然不知道?白山茶、蝴蝶蘭、紫桔梗、鬱金香、藍繡球、華八仙、粉海棠甚至鬧得人眼花撩亂的木棉都是矜貴到不肯張揚氣味的花,你瞧,自然是這麼精細巧妙,嬌豔碩大的花已經夠引人注目,若還裹上一層香氛那可教平凡單薄的小花情何以堪呵!還記得走過那戶半開放的小徑,幽幽渺渺的花香惹得空氣都喧鬧沸騰麼?我忍不住回頭問著:「你聞到了嗎?」整顆心懸在那似有若無的氣息中,比棉花甜軟,比美夢緊實,我來回尋覓,日光在綠蔭下形成深深淺淺的光點,就是不見攻陷嗅覺的花朵,是桂花,還是月橘?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天空還亮著,已經得趕著回家。我們沒多說什麼,這是默契,甚至我也沒辦法多看你一眼,對於你倏然下沈的表情完全了然於心,並束手無策。

 

      薄透的圓月很早就出現,太早了,涼風捲來前呼後擁的雲堆遮住它,像傻呼呼的羊群不知自己作了什麼好事,誰都沒法跟柔順溫馴的羊認真生氣,雖然嚷著真蠢真愚昧的顫抖也是貨真價實的;只能看著彼此臉色瞬間變得黯淡,「光影之間原來總要隔著什麼,彼此才正式存在。」像詩一樣的話語突然流過身體,帶著清涼的質地。在你眼中越來越模糊的是遠方的山櫻花,手中的糖葫蘆,還是我?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女人有著輕快敏捷的動作,像貓,愛嬌使壞耍賴若即若離,而且難以預測。像現在,一溜煙就滑到他的腋窩下,濕漉漉的身子散發什麼味道?他的聲音窘到發脹,「不要,不要往那邊靠。」幾乎要推開往身上黏的女人,手掌不自覺的使勁,第一次。

  
女人轉身前咬著下唇笑,淺淺的,卻勾得他愛極了。女人沒說疼,但剛剛推開的左手臂已經微微泛紅,豆腐似的,誰在上頭用力都會留下痕跡,騙不了人。那麼,用情,或者用心,也會一覽無遺嗎?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換好了外出服,其實。

但我不得不又踅回家中,某種不舒服招著我坐下。

雖然我按了電梯後還是決定爬長長的樓梯。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18 Tue 2008 21:13
  • 驚蟄

  剛剛整理餐桌,不小心灑了湯汁,是菠菜,亮晃晃綠油油像無憂的青春,青春的意象連著瘋狂,揚聲高歌或熬夜創作或咆哮質疑或用力去愛,就怕旁人不懂現在多美多好多揮霍,就怕,歲月滴漏速度無人能擋。

 

  然而誰怕誰?水龍頭嘩啦啦洗去滿手油光,恁是翡翠質地也是一滴不剩,白瓷空的像個巨大的問號,瞪得人心思浮動,屋外那陣悶雷是第幾聲春天?藉著莫名寒冷賴床的小蟲小花小秘密,應該醒了,揉著眼伸著腰打著呵欠,準備上台。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