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雨聲洶湧,一波波沖刷著耳膜。我賴在床上想著,也許該上陽台察看晾曬的衣物是否被雨水打濕。但身子沒動,蜷縮在棉被中像一隻慵懶的貓。然而耳朵卻打開了,聽屋簷上的叮叮咚咚越敲越急,像初次登場的指揮,甩著一頭亂髮,額角飆汗,對失控的樂團無計可施,彷彿情緒已到了盡頭,除了傾盡全力揮灑,別無他法。

  我不喜歡雨天帶來的潮濕陰暗,或無謂的憂鬱。有時我懷疑,天氣會在人身上烙印特有的氣味,晴天是草莓,陰天是茉莉,雨天是檸檬,常站在欄杆上顧影自憐的那隻灰鴿子可以證明,天空一開始滴滴答答,牠便出現戒備的眼神,若我仍不死心的靠近,牠便會迅速飛離,和平日的友善親愛迥然不同,留下我手上的白米粒,和無奈的討好姿勢。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

  • Mar 03 Tue 2009 01:10
  • 握手

  我總是那麼容易疲倦,坐在車上沒多久便陷入昏迷。我意識到自己的唇微微開啟,放鬆,逐漸失去控制,應該擔心自己會多蠢多可笑,然而身邊是你呢,穩穩的握著我的手,像呵護一場未知的夢,小女孩的髮絲在追逐中飛揚,那是誰的孩子?格格笑聲那麼清脆,團團的圓臉令人看了捨不得移開目光。我睡了?如此自覺,卻又墜入得如此心甘情願。


  你的手才抽離一會,四面八方的冷空氣便立即聚攏在敏感的肌膚上。我勉強閉著眼延續夢中未完的情節,但心下瞭然,渙散的符碼像咖啡杯底輕輕騰起的煙霧,即便如此香醇濃郁,勾得人心神蕩漾,終將在空氣中散逸,彷彿不曾存在過。醒來,睜開眼帶著一朵微笑。你曾說我是個好孩子,總是不帶一絲起床氣,只是簡單一句話,我卻記住了。於是對那些所謂「忘了」不免疑惑,真的放進心底的,怎能說忘就忘?當相對的兩人,只剩蒼白的心機攻防,是不是不愛了?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