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何東飄西盪後又來到這兒?

隨便寫點什麼,或讀點什麼都好,就是靜不下心.....

張雨生的聲音年輕到不可思議,被時間封存的緣故吧。

錄製下的音軌,完全不會走失。這是一種心有所愛的絕佳運氣。

那時的執著,那時的青澀,那時的夢想,那時的眷戀。

 

到底想說什麼?我也不知道。隨便聊,我想你夜間的燈火應該尚未點燃,自說自話是安全的。

你覺得嗎?在一起時接到的電話,鈴聲總是特別張牙舞爪,因為加了震動的關係?

綻開嘴角的微笑有些勉強,對於直言追問有點難以消受。我寧可漏接,又或者承接是應該的?

 

車廂中的呼吐將窗戶蒙上霧氣,看不見彼此也看不見世界,只有深深相擁的氣息瀰漫。

唯恐來不及。你不斷說著愛,低聲而纏綿。

 

我感覺著你。

 

有點害羞,第一次牽手還微微顫抖,但從不吝惜給我溫暖。

取笑著感覺不到我的舌頭,卻那麼輕柔而狂放的佔據我的唇的每一吋空間。

熊抱,很久很緊,幾乎要將我融入身體般的忘情。

永遠不忘記提醒我多吃一點,好瘦,環著腰時會忍不住說。

總是拉著我往前走去,天涯海角都在腳下的那種篤定。

很樂意為我喝剩下的冷咖啡。

願意每天說愛我,如果我想聽。不想聽也要說,你說被我下蠱了,聲音卻一點都不哀怨。

奪命連環叩後是無處遁逃的慌亂。一向溫暖的手冰得好慘。

好久以前就將逗我笑當作職責,如果有力氣,現在以後還是要繼續。

不知為什麼,相識後臉上總是花花醜醜,但你還是違心地說很漂亮。

胃痛時比我還痛,身體冰冷時比我還著急。

「挖出來給妳好不好?」是我伸手要禮物時沈重的對答。

答應讓我當永遠的女王,用胡鬧的口吻掩飾身不由己的嬌寵。

愛吃醋,雖然試圖表現得很大方。但是佔有欲讓人頭暈,於是愛吃醋。

總是注視著我。發現我呆呆地傻笑時,很想爐出原因。

不喜歡手機。自從看見它便想聽見我的聲音後,更不喜歡手機了。

哀求我吃冰前得先墊點食物,雖然知道我聽話的可能性那麼低。

讓伶牙俐齒的我常常感動到說不出話。

繞過指頭,劃過厚繭,把玩你的手掌,我認真說著要認識並記得你的手。你一把將我抱入懷中。

想幫我吹乾頭髮,想幫我按摩,想陪我共飲月光酒,想吃我做的每一道料理。

縱容我的調皮搗蛋和大大小小的壞習性。

聽我說話時的表情很認真,幾乎和接吻一樣認真。

願意等待。MSN,約會,回應,信件,還有讓人害羞的這些那些事。

「我只要妳!」心慌的再加上一句:「嗯.....是只要妳的陪伴.....

怎麼刁難都不怕。就怕離開的身影太匆匆。

永遠看不膩,抱不足,吻不夠,說的是你需索無度的渴望。

義不容辭地幫我餵哺嗜血的蚊子軍團。雖然還是會說好癢好癢。

讚嘆我吃豆花的速度和技術,彷彿真的很棒。

有著孩子似的笑容,瞪起人也像個孩子,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將這則回應拉回我自己的部落格中,我知道你多喜歡被欺負,只要看我得意的笑,什麼都不在乎了.....

然後,還該讀出什麼呢?

想撫著你的鼻梁柔聲詢問。想和你並肩站在書店內翻閱各自的人生。想感受你平穩的呼吸在身側起伏。

孜孜不倦的書蟲跨越黑夜閱讀著,關於思念的長短調。那種永不饜足的心情,唯有你能知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ivia 的頭像
Olivia

Tender Time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