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水口不知為什麼堵塞了,然而我不想理它,前幾天才套著透明手套,忍耐地將濾網抓起來清理過,一團髮絲懸在網上像海菜熱烈交纏著,缺乏性格卻又絕對頑強,阻擋排水阻擋污垢阻擋潔淨的渴望;誰能想像那團雜污曾是自己身體的一部份?我不假思索的打開垃圾桶,此刻我只想和它永遠劃清界限。 

   然而,事實令人沮喪。世界就是這樣,咳,我沒有矯情的意圖,雖然大家都知道世間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有必要在我運作了三個月,第一次(啊,我可以轉圈嗎?第一次聽見幸福敲門耶)接獲那個男人邀約的此刻來挑戰我嗎?偏偏真實的人生劇本比八點檔還精彩,誰料得到呢?我居然被自己的衍生物困在浴室中左右為難。我承認自己有輕微潔癖,但出門前的沐浴沒人會反對吧,清香宜人肯定是加分的嘛,但排水不順洗起來不暢快也是必然的,可是,我不能再去碰濾網,要知道,為了這次約會我還特地去做水晶指甲彩繪呢,要是不小心碰歪了食指一點鐘方向的典雅玫瑰,或中指六點鐘方向的精緻愛心,那我不是要急到跳樓嗎我?

   我準備好了,戰鬥服也是,一切就等順理成章的那一刻。於是,即便排水口稍稍阻塞也沒關係吧?至少我看起來聞起來,甚至,摸起來(喔,我的天),都是百分百清新潔淨的;噓,只要你不說,誰都不會知道沐浴乳扁塌的灰色泡泡,曾載浮載沈地在我的腳踝盪過來盪過去。那我就可以假裝一切都好,Vodka酒杯冰涼的觸感,煙熏妝女人的嘔吐,賣花小女孩的聲調,披肩滑落的時機,還有,他遞出健康保單時瞇眼微笑的誠懇,都那麼剛剛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ivia 的頭像
Olivia

Tender Time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