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你:

  當生活重疊的部分越來越多,我們的筆卻也同時放下了;有時不免想念那段以文字相互哺餵的時光。你說好久沒有收到我的信,當時我回答了什麼,你還記得嗎?或許只是胡亂敷衍過去,但你說的話卻往心裡去了。

  什麼樣的信讓人念念不忘?是用頑皮笑鬧掩飾曖昧情緒的那種,是將心意一筆一劃密密封箋的那種,還是思緒井然認真到令人心疼的那種?嗯,是這樣的吧,當感情落戶於人生的窗口,柴米油鹽的現實便足以壓得人頭暈目眩,有時,我們只顧著追逐迷濛的光,連抬頭望一眼夜空都要覺得奢侈,然而如果連星光都失去了,我們的努力又是為什麼呢?還好,當我沮喪時,身邊總是有你。

  最近,臨睡前總要跟你說說話。細碎繁瑣的小事,義憤填膺的鳥事,偶爾摻雜一兩則得意的片段,嘩啦嘩啦的聲響在纜線上竄動,像一篇劃滿註記的生活草稿,彼此補充沒參與的句逗,連言不及義的部分都覺得迷人。掛上電話前,我們總互相嚷著睡了睡了,卻對對方是否乖乖上床沒有丁點把握。畢竟我們的夢遊症已然札入神識,城市中,或許有人會被夜的寂寥驅退,然而我們卻為它寧謐的長度所深深吸引。

  晚風撩動薄紗般的窗簾,對面公寓說得一口薄脆普通話的女人叮囑著誰誰誰明天別忘了買條臘肉,這麼夜了,聲調還如此鏗鏘有力,長什麼樣呢?有時真想偷看一眼。然而她會不會也覷見我偷窺的眼神?

  今天起得早,天空陰沈沈的,每一滴空氣都飽霑著濃濕的霧珠,欲語還休似的。你應該還在睡,洗不洗床單有些為難,突然便想起寫信這件事,但寫些什麼好呢?過日子不過是這樣,吃飯看戲工作喝水讀書說話,我們常拉著手過街,在夜市一待就是大半天,晃來晃去張著好奇的眼,讀進肚裡的遠比吃進的多,你閱讀我一如我瞭解你,在蛋捲冰淇淋融化之前,我們眼底的笑意從不曾止息。

  為什麼會那麼快樂呢?有時倚在你的背上會小小聲的問。你說快樂從來不是問題,悲傷才是,你說就像喜歡不需要理由,能條列出來的只有厭倦。你認真的神情引我發笑,你不懂那不是題目, 而是忍不住的輕嘆啊,然而我也不要告訴你,只管把頭搖得像鈴鼓般,惹得你一臉著腦又不知所措,呵呵笑著跑開。

  我可以跑開,因為我從不覺得獨處是件難事,然而你不同,你要人陪著才能感受生命的重量,尤其是美好的重量。我笑你是個永遠的孩子,春日妍麗、秋日佳氣,身畔若少了言笑晏晏,便要悵悵若有所失,所以你總說我壞,能寫意的來去自如,能瀟灑的忽遠忽近,這於你是難以想像的事。我們一起繞著山路放天燈那晚,你在素白的燈面虔誠的填上姓名生辰住址,看得我目瞪口呆,那對我原是好玩的遊戲,如此認真我反倒傻了。你寫著一則則願望,許的多半是「我們」,我不知該說什麼,面對你的催促,只能推說無欲無求,潦潦劃上莫名其妙的幾筆便算交差。縹緲的燈火冉冉上昇,在廣闊的山野顯得弱不禁風,拿眼睛守護著你的心願,突然湧上滿滿的情緒,人生苦短也苦長,我們這麼好還能持續多久?

  你曾恨恨的說沒遇過比我更「州官放火」的人,偏偏你卻疼我疼進骨子裡,如果我開口,要你搬一整座山的桐花你也會願意。我的任性,也唯有你受得。這世界不斷在崩壞,我不再問為什麼,不再問永遠,因為相信了,在世界某個角落總能看見你等待的身影。




你的olivi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ivia 的頭像
Olivia

Tender Time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5) 人氣()


留言列表 (45)

發表留言
  • 妳的書僮
  • 也許要妳成為一個善擄人心的作家最好的方法就是給妳一堆作文批改?

    妳是個十足任性又十足叛逆的孩子。

    閒來無事便催不出妳一篇文字,然每當靜悄悄地將時間留給那些或惱人或令人眼睛一亮的質樸文字,妳便反而甘心費力地按下開關,靜待覷不見的符碼訊號奔過纜線,連結起沒有界線的另一個空間,緩緩讓蘸飽才氣的情感流進這一片無聲嘈雜的海洋。

    當生活逐漸重疊,時時都在妳的身邊寵著妳陪著妳,一千多個日子以來數以千計的書信便難再擠入耳畔揚起鈴鈴笑語的時空中。然則,這個堅持這份心意,卻不曾稍忘。

    形式從來就不是重點。記得我說過的話嗎?
    「每天都要用心與妳說說話」

    除了書信,或MSN或留言或簡訊,不下數萬回的認真文字互擲;還有,或電話或摟著妳耳語,除了從未缺席的歡快笑顏,對於認真交流腦海裡的思想、互相傾訴心中的情意感覺,這份能以心靈相伴的幸福,一直是妳我最驕傲最執著卻也最自然的用心。

    什麼樣的書信最令人念念不忘呢?

    即便是生活中極平常的柴米油鹽,鄰家小娃娃今日哭得聲嘶力竭,或巷口垃圾車血盆大口爆出的黑色汁水畫出空中一彎詭異弧線,都寫下了真心相換的書簡,讓人讀見俗事點滴背後那顆柔軟善感的美麗,樂於與之為伴,心心念念。

    妳不是州官,我自然不甘見妳放火;搬一整座山的桐花,只怕也是妳一廂情願的天真;
    妳是我膝前尊貴的女王、掌上嬌寵的公主,棉薄之力,我能做的唯有,將妳說出口的每一句任性,都嚐成糖蜜般可口喜歡,漾著一抹笑捧一罐黑瓜,執妳之手走過公園蒼翠小徑,千千萬萬遍。
  • 啊,不不不!如果成為作家得穿越批閱作文的惡夢,那我寧可將ㄅㄆㄇㄈ一把吃進肚裡,永遠不再提筆。

    我自認是個百分百的大人。
    大人百百種,我承認自己是比較散漫比較賴皮的那一種;但如果不是你寵得無法無天,想必我的懶病也不會蔓延得如此難以收拾,咳咳,左思右想都是你不好。(笑)

    好久沒寫信給你,看了高不高興?
    但我有點惆悵呢,沒想到你只肯許我一罐黑瓜,拖著手走來走去的將來,這會兒伴著窗外淅瀝瀝下不停的雨聲,真有說不出的淒涼。一山的油桐花就這麼給「天真」掉了,你當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呢!

    這樣的書僮,我得再認真考慮考慮。畢竟未來,可是一直來一直來的呵!

    Olivia 於 2009/04/16 23:14 回覆

  • 一隻會思考的魚
  • 什麼樣的信讓人念念不忘?
    如果每對戀人都這樣善於驅使文字,並且用著質樸心意認真交流,那麼應該沒有一封不是令人難忘的。

    文字,是多麼神奇的飛船。
    乘著它,眷戀情深瞬間就駛成了永恆。

    能擁抱真摯的情感,又懂得文字的美麗,真是難能可貴的幸福。
  • 謝謝你的捧場。
    但你若得空往上一瞄,或許就能知道真相不如想像,瞧我信心十足的誇耀「你」對我的疼愛,但本尊一出現,馬上就倒打一耙,讓我只能悶等初一十五的一聲:「老ㄟ......」

    然而,我要的感情原本就不是閣樓的甜蜜夢幻。
    雖然嗔笑著書僮不給面子,但也唯有他懂,我肯與他同負生活的軛,擁抱生命所有的平滑與粗糙,這樣的契合,的確是幸福的吧。

    Olivia 於 2009/04/16 23:07 回覆

  • 妳的專屬伴遊
  • 未及一山的油桐花恐怕讓擾人的春雨給趕跑了大半,那當然不是我要許妳的未來。
    先賞賞北極之光吧!那夢幻又真實的景致、情感,會更打動妳溫柔的心扉。
    然後,等到油桐放肆地爬滿整座山頭,我再領妳恣意倘佯綠樹白花的芬芳春浪去。
  • 北極之光是我期待的,何況它是你愛得不得了的初戀,讓我更是好奇,非得瞪大眼好好瞧個仔細。

    現在只盼我不爭氣的精神在那天能撐完全場,如果瞪到一半就不支倒地,恐怕你就得煩惱如何扛我回家才好哩。^^

    Olivia 於 2009/04/16 23:31 回覆

  • 一隻會思考的魚
  • 原文從直接寫著「任性」轉個彎成為「州官放火」,不禁讓我忽然想起一個哭笑不得的無奈。

    能擁有相近的幽默,契合的言語感受,讀懂聽懂彼此任何說出或未說出的心聲,真的不容易,端地是無比幸運啊!
  • 不知道是什麼怪脾氣,PO文後若覺得不妥,通常還會二修三修四五修,
    直到看順眼或沒力氣管它才放過。

    你看的真仔細,
    那是否瞭解我大刀闊斧改寫的源由?

    Olivia 於 2009/04/17 00:13 回覆

  • 悄悄話
  • ioisamu
  • 這篇文章的留言很精彩,學富五車的形容大概就是這麼由來 :)
  • 謝謝你的稱讚,也謝謝書僮和魚的配合演出,
    或許是多了生冷不忌的互動,我也常覺得留言比文章好看。:)

    Olivia 於 2009/04/17 00:19 回覆

  • LOVEMELOVEU
  • 什麼樣的信令人念念不忘?
    我想~應該是當時的感動吧
    當時互寫信的一種溝通方式

    我覺得你寫得很好捏
    而且像這樣的信
    我只敢用隱藏的
    不敢直接PO出來
    因為我不太喜歡讓人看到我的內心
    我在想啥QQ
  • 嗯。
    在資訊流通如此快速的現代,寫信幾乎成了古老技藝了,
    因此肯提筆溝通交流,真的是用力用心用時間的豪奢行為呢!

    謝謝妳的肯定,總算不是白費力氣。(笑)
    我不怕攤展內心世界,或許是因為背後擁有強大的支柱?
    也或許,是真的肯定這份感情吧!

    Olivia 於 2009/04/17 00:25 回覆

  • LOVEMELOVEU
  • 如果是幸福的彼此
    我會昭告天下
    如果是留下無盡的遺憾
    我只能隱藏留著自己回味~
    因為我覺得寫出來
    只會讓人家說~"別想太多了"
    哈哈~
    但是,還是祝你幸福唷!^^
  • 妳覺得這封信是寫給「無緣的彼個人」,
    所以才會說如果是自己會選擇隱藏,對吧?
    呵呵,
    那我只能反省自己寫情書的功力囉!

    Olivia 於 2009/04/17 08:34 回覆

  • LOVEMELOVEU
  • 不是啦
    我是說
    如果我寫東西~
    沒有說到你寫的文章qq
    可能是昨天頭暈暈腦脹脹
    表達不佳qq
  • 原來如此。
    那以後別深夜漫遊,讓自己太疲憊喔。^^

    Olivia 於 2009/04/17 11:46 回覆

  • 大型貓科動物
  • 過去沒有網路的時代,每一個心情、每一份思念都得一筆一劃地刻進精心挑好的書簡裡,所以更顯得真摯;如今有了即時訊息、有了兩秒鐘便能到達對方信箱的虛擬郵件,雖能即時(及時)解慰,卻少了那份刻骨銘心。
  • 也許是承載量大,往返迅捷,反倒像是輕易了隨便了。
    不需倚門苦苦等候郵差,也就少了展閱的悸動?
    多麼奇怪,
    科技來自於人性,卻始終征服不了渴望真心的人性。

    Olivia 於 2009/04/17 16:26 回覆

  • 大型貓科動物
  • 能夠彼此交換心靈的途徑,不管是什麼方式,都是好的;即使是電話的言不及意,或是書寫下來的認真,還是網路上即時的渴求,不都是一種溝通的方式?

    在這點我是羨慕Olivia的,美麗的文字與浪漫的交流,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得到的。
  • 嗯,妳說的對,所以每種溝通方式我們都不曾錯過。
    電話、留言、即時通,每種溝通方式都有它特定的功能,使用時心情和語調也會隨之不同,像照見每個不同面相的自己;讓交往有了更多元的視角,這的確是好事。

    然而不可否認的,信箋在我心上確有其特殊性,似乎更縝密更細膩更慎重些,我很喜歡,也很高興他願意為任性的我如此「費力」。

    不過,我認為每個人都能做到喔,無論是否擁有美麗浪漫的文字基底,只要有心,每個人都能飛書傳情。(e-mail就是好工具啊!)

    Olivia 於 2009/04/17 18:11 回覆

  • 悄悄話
  • 一隻會思考的魚
  •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情聖?(星爺又上身了,逃~:P)
  • 這齣戲也沒看過,很難有共鳴啊。(嘆)

    Olivia 於 2009/04/17 18:52 回覆

  • 悄悄話
  • a1191201
  • 甜而不膩呀~
  • 這應該就是寫情書的秘訣(?)。^^

    Olivia 於 2009/04/21 11:06 回覆

  • hetu
  • 真好呢,好久好久沒收過信
    嗯,我是說關於個人的信的那種
    這年頭好像大家多打幾個字都懶
    除非是msn而已^^

    另外,那男人也似乎滿常到這裡的^^
  • 到底為什麼懶呢?
    真的這麼這麼忙嗎?有時我忍不住嘆息。

    我以前曾跟一個男生通信5年,一比一劃的那種唷,
    那時不見面也不覺得什麼,連照片也沒要求,
    只是單純的執念,就夠我們支撐蒼白的青澀歲月,
    那種光等待郵差都覺得心跳的感受,是非常難忘的啊!

    Olivia 於 2009/04/27 11:49 回覆

  • hetu
  • 哈,我沒有真正的筆友。

    高中時期有個互傳便條的日間部同學(我念夜間部)
    大約每次上課都會看見他留下的流水帳
    但,也是從未見過面就是。

    還有一個是不知道從何而來的email
    自從我無意回他信以後
    她就有陸續回幾封,也曾互寄幾張生日賀卡到對方家裡。
    那時候她還在念高中吧,我則在準備大學轉學考。
    記得替一次打電話給她的時候,也是超開心的說。
    不過後來就沒連絡了。^^
  • 我和他也不算是純粹的筆友(吧?)。

    我當時代表學校出賽,他是另個學校的隊長,
    不知怎麼輾轉知道我的地址,開啟我們漫漫刻字的歲月,
    雖然之後沒再見面,但一開始就知道彼此長怎樣了,
    這和翻著雜誌找筆友的浪漫情節稍稍不符......

    因此,我們算是先兵後禮那一型。(笑)

    你的故事也都很有趣耶,
    宛然小說場景,唉,害我好想動筆寫下來。
    但這只是說說而已,說說而已。(嘿)

    Olivia 於 2009/04/30 03:53 回覆

  • PLEE
  • 有感動到!可是寫不出感想來,國文不好請原諒。
  • 「有感動到!」就是一個很直接有力的感想呀,你太謙虛了。(笑)

    Olivia 於 2009/05/08 11:19 回覆

  • staphnie
  • 我想妳知道我要說的,
    遇到考驗,我可以堅強,可以勇敢,可以不在乎,可以一肩承擔任何的苦。
    但若在心愛的人面前,得不到想要的一絲體貼溫柔,
    那麼脆弱的心,彷彿尖銳峰利的冰,瞬間化成一灘水,漸漸蒸發,接著消失無蹤。

    即使是現在,我還是沒有辦法將我的苦說出。
    部落格可以,但話說不出口。
    而日後,當這些事情過去了,這篇文章也被知曉了,我的傷口依舊存在,而且永遠留駐。
  • 我想,我能知道妳。

    無可算計的人生,時常脫稿演出,讓人不知所措;
    我曾是驚惶不安的籠中鳥,面對迷濛黯淡的未來連深思都不敢,
    我怕我會掉淚,而淚水是那麼的奢侈......
    為了更自在的活著,我鍛鍊自己對某些問題免疫,希望自己能百毒不侵。
    而最「毒」的還有什麼?無非是自己罷了。

    staphnie,
    某些時候妳那麼驕傲,彷彿是個胸有成竹的女王,什麼挑戰都能輕鬆擺平;
    但有時卻又如此優柔焦慮,像口什麼苦的不肯吐出的罈,
    將日子釀成一杯苦酒。

    知道嗎?許多時候我將妳視為老師,
    妳的爽朗聰慧敏銳熱情都讓我羨慕不已,
    於是當妳委靡徬徨,卻又不肯出聲求救,特別讓我難受:
    我對妳嚴厲了,但這只是因為我不要妳低到塵埃裡,更不要妳消失無蹤。

    因為,妳的存在無與倫比。

    我相信在妳現實生活中的朋友更是這麼看待妳的,
    無論妳曾怎麼搞笑迷糊或臭屁,
    他們對妳的關愛都是不打折的,
    因為妳的脆弱貼心溫暖,他們也同樣看在眼裡啊!

    能被妳視作心愛的人,更會是這樣的。
    無論那是怎樣的傷,多難堪多醜陋,別怕,時間一定會讓它慢慢褪去。

    staphnie,
    勇敢一點,敞開心胸,妳值得更快樂!

    Olivia 於 2009/05/25 20:05 回覆

  • 悄悄話
  • ailys
  • 也想要有疼我疼進骨子裡的人。(嘟)

    在這裡留言顯得有點恐怖,大家都好認真喔XD
    就讓我來亂入改變一下嚴肅(?)的氣氛吧。

  • 那有什麼問題,雞毛撢子已經備好了,
    就看妳何時有空,想過來讓我疼一下...

    對啊,我也覺得好恐怖喔,(咦?)
    歡迎妳發揮噗浪客的精神盡情亂入!

    Olivia 於 2009/06/24 11:32 回覆

  • liangyujing
  • 深夜讀完,包含回覆與心酸。
    真的,大家的回應,有種無以名狀的肅穆。
    好可怕(髮指)
  • 妳說的無以名狀,我懂,
    但心酸指的是什麼?
    我覺得,自己一直都是備受寵愛的幸運兒啊。

    PS.喜歡妳髮指的口吻,好可愛。

    Olivia 於 2009/07/28 22:5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hetu
  • 新年快樂^^

    不過話說已經過久了...XD
  • 呵呵,真的過很久了,
    我待會都要去平溪放天燈了耶!

    不過還是一樣高興,謝謝你還記得我。
    新年快樂!

    Olivia 於 2010/02/26 21:27 回覆

  • 杜賓
  • 謝謝你一直以來的關心和加油,我出院了,一切OK,謝謝你。
  • 妳真勇敢,讓人忍不住為妳喝采。
    能闖過這一關,往後的日子必然晴空萬里、順心適意。:)

    Olivia 於 2010/03/19 00:0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hetu
  • 哈 不是送書給我啦。
    是因為她是商學院的阿 ,所以可以敎我功課^ ^
    而且其實她分數還沒過說 可能會拖到跟我一起八月開學。

    這星期好多了,上星期失眠加心悸
    今天早上量體重我又掉到55公斤。

    話說妳真得很懶的上來呢,我都差一點以為妳開始籌辦婚禮了。
    我大學同學上週末已經跟男友到高雄去看婚宴場地了
    預計今年十月結婚。

    結婚記得跟我說呢,哈。
  • 分數還沒過啊....
    這樣讓她教會不會有點不安心??(笑)

    請你,不要再跟我炫耀你腰瘦的身材啦,
    不知我胖很久哀怨很久了嗎?啊啊啊!(眼露凶光)

    結婚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絕對比上blog更可怕,我怎麼可能釀想不開?(煙)
    不過,如果有那麼一天....好,會告訴你滴。(握手)

    話說,這則留言我的內心戲還真多啊!!(哈哈)

    Olivia 於 2010/04/14 19:07 回覆

  • hetu
  • 話說我覺得今年我在重蹈覆轍當年24歲的事情。
    都幾歲了還這樣。

    是怎樣,不開心。(踢石子。。。)

    然後妳多寫一點啦,沒看到我到處在痞客幫晃來晃去
    上班無聊得緊。哈。
  • 才28不是?會重蹈覆轍不是正常得很嗎?
    只要身體精神撐得住,我倒覺得讓自己燃燒是件很棒的事,
    大聲哭泣、用力吶喊、拼命追求,
    在死胡同中瑟縮發抖,
    在黎明將近時心灰欲死,
    感覺歷史的沈重和輕盈同在一瞬間....
    這樣才感覺活著,痛,也是種證明。

    不過我是瘋子,
    對於飛蛾撲火有殘忍的執迷,
    你若是聰明,繞個彎避險,也許是更好的選擇。

    那,24歲時發生了什麼?
    很想聽你說說。
    先陪你踢石子囉~

    Olivia 於 2010/04/20 20:45 回覆

  • hetu
  • 就一樣病了一段時間。
    那次更慘,就不能吃喝,經常夢中幻覺有手機聲。
    每個月都在發燒吃藥
    還要勉強將期末考都考完。
    (那時候經常哭一下,然後又乖乖把別人的筆記帶去速食店強背下來)
    (至於為啥是別人的筆記呢? 因為我都忙著打工或跟同學或男人鬼混翹課XD)
    就這樣持續半年,直到一邊工作一邊準備研究所考試。
    (其實也是亂準備的,每天晚上常常去找免費的酒喝。
    周末去補習一個非我大學唸過的科系。
    話說現在台灣的研究所還真好考啊。)

    還以為那樣的經驗,學乖了,就應該是唯一,也是最後一次了呢。
    誰想的到呢,都逼近29的我還會碰到。
    (我五月生日就29囉,順便炫耀一下XD)
  • 啊啊,五月,是聰穎靈敏的雙子嗎?
    怎麼?把自己折騰得這麼曲折,
    莫不是迷信「挑戰」這回事,
    非要衝向極限才能證明愛的純粹?

    你的經歷讓人心疼,
    曾經那麼沖刷過的身心,難怪要單薄如此了。
    唉,能不能,
    將它(它們)視作承租了一段不甚滿意的人生,
    過量的期許、爭執、憤怒與愛,
    都該隨日子流去退還,
    也許還能回收部分押金什麼的,揣著去荒唐也好...

    然而,更好的是,
    讓自己重獲秩序,被新鮮的空氣充滿,
    或者在枯燥但紀律的準備中救贖,
    新的開始就在眼前了,
    只等你舉手喊「ㄧㄡˋ」,
    會的,相信病會好的,
    而你的幸福,會來的。(抱)

    Olivia 於 2010/04/26 19: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