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我喜歡捐血。花幾分鐘的時間,讓慣常隱藏在理智行止後的熱情滾燙釋放,不需擔憂愛心被詐騙或利用,手臂一伸,盯緊「捐血一袋,救人一命」的標語,感受針頭扎入血管的微妙刺痛,
讓道德高尚、心靈純淨的錯覺瞬間充滿週身,喔,如此簡易便能品嘗「此身堪用」的美好,我覺得是非常上算的。

    但最近這種喜悅越來越稀薄了,原因在於捐血日益審慎的程序,已到了讓人發毛的臨界點。除了必填的問卷調查外,車上訓練有素的醫師護士們,也開始扮起私家偵探,提出私密到令人咋舌的問題,「你xx年xx月到現在有幾個性伴侶?」「曾有過一夜情的經驗嗎?」雖然明白那是職責所在,但卻不能不舒服,這些「不適合捐血」的排除條款,除了初次捐血的人,誰會不知曉?何況問卷上都寫過了,再次詢問除了例行公事,我實在看不出有何意義。

    曾幾何時,坐在諮詢室量血壓、測血糖變成讓人不安的事,那些尖銳的提問,甚至讓人有面臨審判的壓力,彷彿每個踏入這神聖殿堂的人都有著「假捐血、騙檢驗」的犯罪意圖。耐著性子一一答覆後,我忍不住提醒女醫師,我已經捐過二十四次,對於捐血人應具備的義務知之甚詳,實在不需要每回來都得「行禮如儀」,然而,信任並未尾隨而來,出了檢驗室到捐血躺椅就定位,護士札針前還是會送上「良心回電」及「愛滋檢測結果我們不會告知喔」的再提醒,麻木之餘,讓人對這一切感覺茫然:不是你們寄e-mail通知我近期血荒嚴重,請求我慷慨挽袖的嗎?

  完成後,我匆匆而去,即便車外陽光熾熱,也無法讓我待在那涼爽舒適的空間多一秒。回望那龐然的潔白車體,我不禁搖頭,捐血者會日漸流失果然不是沒有道理的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ivia 的頭像
Olivia

Tender Time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Moon
  • 真的有這樣的事?好特別的「待遇」!
    我從來沒捐血過,所以聽妳的遭遇,實在好驚奇!比上婦產科還讓人臉紅呢!!
    我想沒有人會舒服的。
    連熱愛捐血如妳都卻步了,血荒的危機,已經看得到了。(好擔憂)
  • 嗯,這是今天早上剛發生的事,還燙著呢!

    有時認為「官僚殺人」的形容未免誇張,
    但說真的,
    為了防愛滋或其他傳染病而被如此對待的我們,
    真的不免感到討厭,
    那麼,這政策究竟是幫病人還是害人不想繼續熱血?
    實在難說得很啊!

    Olivia 於 2010/07/14 15:54 回覆

  • 會思考的魚
  • 也許是我神經比較粗吧,當被溫柔輕聲的問起那些問題,雖然有瞬間的錯愕尷尬,卻在想像其背後的因緣與規定之後,迅速將這意外的情緒放下。

    反倒是覺得,護士的聲音雖都輕柔有禮,但臉上神情卻非如此。雖說慣性的單調工作,尤其是必須不斷接觸人的,可能在心態情緒上益加容易疲憊,但從年輕至今的所有捐血經驗裡,無論是經驗老到的年長護士或是俏麗生澀的小護士,聲音跟表情總是可以連貫的巧笑倩兮,一樣令人感到舒服可親。而今天所接觸的則無論是登記詢問者或執行輸血者,皆將可親的聲音裝在冷漠僵硬的臉龐上。

    當輕(溫)柔只是一種訓練卻火候不夠,只做一半,那才叫人有種不協調的感覺。
  • 幫你抽血的護士沒戴上口罩嗎?
    雖然那輕柔聲音透著疲憊(每天重複誰能不煩?),
    但畢竟罩在薄紙下,神情看不真切,我反倒不在意。

    只是當她對自始至終只用點頭搖頭示意的我說:
    「好,現在我要消毒,不要再講話囉!」
    我不禁愕然,她何時聽見我開口了?還「再講話」咧!
    不過,這一時口誤比起那些讓人尷尬的話題,顯然是微不足道許多。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遇見不為職業倦怠擊垮的和藹護士,
    那份親切有多麼令人如沐春風,不曾經受的人,是不會知曉的呀!

    Olivia 於 2010/07/14 18:16 回覆

  • 微齊
  • 晚上,跟我先生聊起,他說他很幸運,護士都是和善親切,問卷調查也有,但還沒遇過私家偵探探頭探腦的詢問。也許不同地區的捐血中心作風不同,他固定往長庚去,那兒是新竹捐血中心(桃竹苗)的管轄,而長庚給捐血中心護士的環境比捐血車舒適寬敞,因此有笑臉,有輕語,熟了還會話家常,也不會硬要他捐五百。

    所以他總是開心地去,開心地走。做好事,就是需要這樣的前前後後。其實根本不在意被不被感謝,但尊重,很必要。這個環境好人跟壞人被一視同仁,良幣跟劣幣一起打滾,最後就是各自潔身自愛,這是這個環境的損失。

    給你一個秀秀好嗎?難為你了,大熱天撥出時間前去,除了被制度規定欺負,還要耐著性子看她們言不及義,話不由衷。捐了那麼多次的你(我先生也才十九次),有多少人承你點滴,受你救命,很寶貴的。

  • 微齊,

    和我在月的客廳中認識的妳一樣,妳真是個晶瑩的可人兒,
    因為靈敏,總能將現實和理想間拉扯的困窘讀個通透,
    體己的說,溫柔的懂,讓文字後頭的情緒緩緩被安撫。

    其實也沒什麼大委屈,我知道,
    這一串不過是例行公事,不是爭對我的,但還是莫名疼痛了。

    於是劈哩啪啦發洩,於是負氣不想繼續,
    然而,謝謝你們,
    當挫折被理解被安慰,我突然變回小小孩,
    快要忍不住情緒,幾乎就要對「秀秀」掉淚。

    但心底是暖烘烘的,真的。

    Olivia 於 2010/07/15 10:53 回覆

  • 悄悄話
  • snowing
  • 捐血救人原本是件開心的事,
    只不過聽到問那些私人隱私的問題,
    會讓人感到不輸服,
    我在加拿大也捐過血,
    不過當地的護士都非常有禮貌,
    問的問題不會觸到個人隱私,
    印象中,如果問些較尷尬的問題,
    他們會採用不同的處理方式,
    不會當面問,
    這樣會減少對方的不安,
    或許,職責所在或是已經習慣這樣的處理方式,
    但似乎可以思考一下,
    如何讓捐血的朋友開心樂意的完成捐血,
  • 嗯,你說得對!
    捐血者多半有著一副熱心腸,才願意自願捱針又花時間,
    就為了將自己的熱情分送給需要的人。

    因此,即便這例行公事是「必要之惡」,
    也希望醫護人員能多一份體貼,讓捐血人感覺受尊重,
    這份善舉才能走得平穩、長久。

    Olivia 於 2010/08/28 12:06 回覆

  • snowing
  • 印象中,我在多倫多捐血的時候,
    護士為了讓捐血者放鬆,
    會說些笑話或是放輕鬆的音樂,
    讓捐血的過程變得很輕鬆自然,
    即使有被針扎的刺痛,
    也會因著輕鬆的氣氛被忽略,
    期待將來可在台灣有個愉快的捐血經驗.
  • 聽你的說法,
    真覺得台灣在這方面要再加油。(嘆)
    想像那份輕鬆的氣氛,
    談笑間完成捐血的程序,
    真令人不禁嚮往~

    Olivia 於 2010/08/29 18:50 回覆

  • snowing
  • 其實這樣的差別,
    是因為幫我採血的護士,
    當我是朋友,
    感覺將自己對人的關懷溶入在工作中,
    因此從內心發出來的親切感,
    和妳所遇到的,
    相信可以感覺到明顯的不同,
    我表姊在多倫多當護士,
    我也能夠了解因工作環境的差異,
    加上地區文化的不同,
    產生的差異是難免的,
    將心比心,
    我想應該可以做的更完善.
  • 沒錯,我也曾在定點捐血站遇過這樣的護士,
    交手多了,彼此的情誼宛若朋友,
    那份親切溫暖讓人如沐春風....
    但之後搬離他城,捐血成了打游擊,
    要和護士混熟就沒那麼容易了。

    但還是能改善的,訣竅就在你說的「將心比心」,
    只要多點兒體貼和善意,帶給人的心靈感受,
    絕對比冰冷的公事公辦要好上千百倍....

    Olivia 於 2010/08/29 19:43 回覆

  • snowing
  • 看到上一封留言,轉眼過了4年,
    又老了4歲,您對台灣捐血的印象改觀了嗎?
    捐血一袋,救人一命,
    這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不論環境如何,
    保持一顆熱誠的心,
    祝福您每天都過的充實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