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聲洶湧,一波波沖刷著耳膜。我賴在床上想著,也許該上陽台察看晾曬的衣物是否被雨水打濕。但身子沒動,蜷縮在棉被中像一隻慵懶的貓。然而耳朵卻打開了,聽屋簷上的叮叮咚咚越敲越急,像初次登場的指揮,甩著一頭亂髮,額角飆汗,對失控的樂團無計可施,彷彿情緒已到了盡頭,除了傾盡全力揮灑,別無他法。

  我不喜歡雨天帶來的潮濕陰暗,或無謂的憂鬱。有時我懷疑,天氣會在人身上烙印特有的氣味,晴天是草莓,陰天是茉莉,雨天是檸檬,常站在欄杆上顧影自憐的那隻灰鴿子可以證明,天空一開始滴滴答答,牠便出現戒備的眼神,若我仍不死心的靠近,牠便會迅速飛離,和平日的友善親愛迥然不同,留下我手上的白米粒,和無奈的討好姿勢。

  然而我現在不那麼討厭雨了。有時甚至有一點點喜歡。

  這個冬天,幾次步行去你家都剛好碰上雨天。在雨水的漬跡爬滿你的房間前,你會催促我快快去沖個澡,「讓身體暖起來。」那你呢?彷彿天地也贊同你的霸道,不理會我的疑問,幾次都是這樣,在問答後窗外的雨水便越來越飽滿,偶爾更加上幾道刺進窗簾的閃光,說明遠方的雷公正在伺機而動,我怕轟隆隆的雷鳴,更怕它突然擊中什麼管線,讓溫暖的熱水瞬間變成謀殺人的冷泉,只能放下抗議,或讀到一半的書。

  雖然像是不甘願的,但浴後總是渾身舒暢,讓人忘了剛剛為何需要無聊的拉鋸。我慣用毛巾隨性盤起一頭濕髮,伴著疏落有致的雨聲,繼續未完的閱讀。什麼時候開始?習慣你出現在我身後,輕輕鬆開吸飽水氣的毛巾,再用吹風機和梳子打理我的亂髮,連回頭都不必,我能將自己放心交給你,知道自己就要乾淨齊整一如乖巧的孩子。最好這時雷聲大作,我舒服的嘆口氣,那麼我就能順勢躲進你的胸膛,享受你拍著我的背說:「不怕,我在這裡。」的溫柔。

  一起去西門町看電影那回,我穿著讓你眼睛一亮的藕色長裙,「妳好漂亮。」第一時間,你總在第一時間滿足我的小小虛榮。一切都值得了,因為我只為你裝扮。但我嘴上卻只是胡亂回著:「你才好漂亮。」我覺得害臊,不管你說多少次我都無法相信自己是真的好看,只能用無意義的複誦掩飾不斷揚升的慌亂,和燥熱。你好脾氣的笑著,摸摸我的臉。你太瞭解我了。

  電影好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在一起。我們吃賽門甜不辣,我們跟著Paco笑,我們在新光影城就著白牆拍照。不知道為什麼,無所事事也能這麼快樂。你跟在我身邊亂走,信任我的相反座標可以讓分離晚一點,再晚一點來臨。然後雨就下來了。嘩啦啦,打在肌膚上冰冰涼涼,讓人想到春寒陡峭之類的話。雨勢隨時間經過越來越大,你把外套脫下,暖暖的裹住我,「 拉鍊要拉到底,不然妳會冷。」坐在機車上風會灌進去,我懂,你說的我都記得,但我寧可傻傻的,看你認真的幫我扣好雨衣的最後一顆扣子。

  我以前很少騎車,更沒有在雨天車陣穿梭的經驗。水窪中的城市倒影模糊不清,曾經混亂骯髒的街景變得可以忍受,也許是雨絲斜刺向眼睛的關係,漫掩的水氣將一切溫柔的包覆,讓我能安靜下來,在你身後聆聽雨的情緒。揮舞的樹枝,加強了風的勢力,這個春天的夜,天空哭得像個委屈的小孩,讓行人走得一步一蹣跚,飽濡著雨水的濕傘幾乎就要撐不住了。摟緊你的身子,我將手偷偷縮進雨衣的袖子裡保暖。但你還是擔心,趁燈號轉換的空檔,你伸手摩擦被雨水浸透的裙擺,「冷嗎?」貼在我腿上的手掌溫度卻比我更低。

  我用手回握,但願我也能溫暖你。隔著雨夜的薄膜,前方的道路似乎被溶成一灘水影,但我知道自己越來越靠近什麼,在那裡,我不必擔憂雨的氣味或潮濕。往後的雨季,只要靠著你的背,所有的漂流都將有個答案,就像所有的雨聲,都指向一種可能,快樂的可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ivia 的頭像
Olivia

Tender Time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