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你:

  當生活重疊的部分越來越多,我們的筆卻也同時放下了;有時不免想念那段以文字相互哺餵的時光。你說好久沒有收到我的信,當時我回答了什麼,你還記得嗎?或許只是胡亂敷衍過去,但你說的話卻往心裡去了。

  什麼樣的信讓人念念不忘?是用頑皮笑鬧掩飾曖昧情緒的那種,是將心意一筆一劃密密封箋的那種,還是思緒井然認真到令人心疼的那種?嗯,是這樣的吧,當感情落戶於人生的窗口,柴米油鹽的現實便足以壓得人頭暈目眩,有時,我們只顧著追逐迷濛的光,連抬頭望一眼夜空都要覺得奢侈,然而如果連星光都失去了,我們的努力又是為什麼呢?還好,當我沮喪時,身邊總是有你。

  最近,臨睡前總要跟你說說話。細碎繁瑣的小事,義憤填膺的鳥事,偶爾摻雜一兩則得意的片段,嘩啦嘩啦的聲響在纜線上竄動,像一篇劃滿註記的生活草稿,彼此補充沒參與的句逗,連言不及義的部分都覺得迷人。掛上電話前,我們總互相嚷著睡了睡了,卻對對方是否乖乖上床沒有丁點把握。畢竟我們的夢遊症已然札入神識,城市中,或許有人會被夜的寂寥驅退,然而我們卻為它寧謐的長度所深深吸引。

  晚風撩動薄紗般的窗簾,對面公寓說得一口薄脆普通話的女人叮囑著誰誰誰明天別忘了買條臘肉,這麼夜了,聲調還如此鏗鏘有力,長什麼樣呢?有時真想偷看一眼。然而她會不會也覷見我偷窺的眼神?

  今天起得早,天空陰沈沈的,每一滴空氣都飽霑著濃濕的霧珠,欲語還休似的。你應該還在睡,洗不洗床單有些為難,突然便想起寫信這件事,但寫些什麼好呢?過日子不過是這樣,吃飯看戲工作喝水讀書說話,我們常拉著手過街,在夜市一待就是大半天,晃來晃去張著好奇的眼,讀進肚裡的遠比吃進的多,你閱讀我一如我瞭解你,在蛋捲冰淇淋融化之前,我們眼底的笑意從不曾止息。

  為什麼會那麼快樂呢?有時倚在你的背上會小小聲的問。你說快樂從來不是問題,悲傷才是,你說就像喜歡不需要理由,能條列出來的只有厭倦。你認真的神情引我發笑,你不懂那不是題目, 而是忍不住的輕嘆啊,然而我也不要告訴你,只管把頭搖得像鈴鼓般,惹得你一臉著腦又不知所措,呵呵笑著跑開。

  我可以跑開,因為我從不覺得獨處是件難事,然而你不同,你要人陪著才能感受生命的重量,尤其是美好的重量。我笑你是個永遠的孩子,春日妍麗、秋日佳氣,身畔若少了言笑晏晏,便要悵悵若有所失,所以你總說我壞,能寫意的來去自如,能瀟灑的忽遠忽近,這於你是難以想像的事。我們一起繞著山路放天燈那晚,你在素白的燈面虔誠的填上姓名生辰住址,看得我目瞪口呆,那對我原是好玩的遊戲,如此認真我反倒傻了。你寫著一則則願望,許的多半是「我們」,我不知該說什麼,面對你的催促,只能推說無欲無求,潦潦劃上莫名其妙的幾筆便算交差。縹緲的燈火冉冉上昇,在廣闊的山野顯得弱不禁風,拿眼睛守護著你的心願,突然湧上滿滿的情緒,人生苦短也苦長,我們這麼好還能持續多久?

  你曾恨恨的說沒遇過比我更「州官放火」的人,偏偏你卻疼我疼進骨子裡,如果我開口,要你搬一整座山的桐花你也會願意。我的任性,也唯有你受得。這世界不斷在崩壞,我不再問為什麼,不再問永遠,因為相信了,在世界某個角落總能看見你等待的身影。




你的olivi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ivia 的頭像
Olivia

Tender Time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