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我喜歡捐血。花幾分鐘的時間,讓慣常隱藏在理智行止後的熱情滾燙釋放,不需擔憂愛心被詐騙或利用,手臂一伸,盯緊「捐血一袋,救人一命」的標語,感受針頭扎入血管的微妙刺痛,
讓道德高尚、心靈純淨的錯覺瞬間充滿週身,喔,如此簡易便能品嘗「此身堪用」的美好,我覺得是非常上算的。

    但最近這種喜悅越來越稀薄了,原因在於捐血日益審慎的程序,已到了讓人發毛的臨界點。除了必填的問卷調查外,車上訓練有素的醫師護士們,也開始扮起私家偵探,提出私密到令人咋舌的問題,「你xx年xx月到現在有幾個性伴侶?」「曾有過一夜情的經驗嗎?」雖然明白那是職責所在,但卻不能不舒服,這些「不適合捐血」的排除條款,除了初次捐血的人,誰會不知曉?何況問卷上都寫過了,再次詢問除了例行公事,我實在看不出有何意義。

    曾幾何時,坐在諮詢室量血壓、測血糖變成讓人不安的事,那些尖銳的提問,甚至讓人有面臨審判的壓力,彷彿每個踏入這神聖殿堂的人都有著「假捐血、騙檢驗」的犯罪意圖。耐著性子一一答覆後,我忍不住提醒女醫師,我已經捐過二十四次,對於捐血人應具備的義務知之甚詳,實在不需要每回來都得「行禮如儀」,然而,信任並未尾隨而來,出了檢驗室到捐血躺椅就定位,護士札針前還是會送上「良心回電」及「愛滋檢測結果我們不會告知喔」的再提醒,麻木之餘,讓人對這一切感覺茫然:不是你們寄e-mail通知我近期血荒嚴重,請求我慷慨挽袖的嗎?

  完成後,我匆匆而去,即便車外陽光熾熱,也無法讓我待在那涼爽舒適的空間多一秒。回望那龐然的潔白車體,我不禁搖頭,捐血者會日漸流失果然不是沒有道理的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ivia 的頭像
Olivia

Tender Time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