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是冷颼颼的,身上裹得像隻北極熊,卻不願放下手裡的漫畫,一邊看著,一邊還要急著,然後呢然後呢?不知有什麼在背後苦苦追趕,讓心裡莫名慌亂,於是嘴巴 也不能停,填塞一道又一道搜刮出來的食物,混著滿嘴複雜的辛辣甘甜我不時呵呵大笑,除了幽默對白,狼吞虎嚥的決定也悲壯得讓人愉快。

  有多久不曾這麼放肆進攻食物?對待飢腸轆轆的腸胃,總是隱約節制,對於盡情享用心存疑慮,雖然從不需為體重擔憂,但清瘦為美的意識已然社會化,就怕變形的身 軀嘲弄可憐的意志力,宛如最基本的自我管理都不及格。縱情恣意的代價是難以下嚥的,至少對我是殘忍的。可今晚不同,我就是要吃,就是要吃。我不是女優,不 需要像【新娘百分百】中的安娜史考特,淡淡笑著:「我從18歲開始就不知道吃飽的滋味。」真的不必,誰管我多一斤少一兩?迴盪在室內的笑聲是發自內心的,卻因為冰寒空氣而顯得空蕩寥遠。不知聲浪是否撞上白牆角落的小蜘蛛,牠在自己網上奔逃的有些匆忙。

  意外太多了。車禍死亡的藝人因為許瑋倫的加入,在新聞頻道上重複唱著已經逝去的青春,啊啊,偷偷想你的心情,啊啊,偷偷哭泣的日子,手上遙控器的數字不斷前 進後退,大同小異的報導在整點不斷覆誦,像是牙牙學語的小童,只是少了鮮嫩和認真。幽靈一般的歌聲魅影,芝麻龍眼,張雨生,王默君。我發現王默君清麗的臉 龐也有淡淡鬚痕,最近看多了素顏的節目,連觀看的角度都和以前不同了。美女都有鬍鬚,小燕姐這麼說,青霞有,我也有呢,哈哈哈。那記憶的笑語飽滿渾圓,彼 時她是主宰一家有線台收視的女王,而今也退出五彩斑斕的四方盒子,尋常生活還好過嗎?據說她家中電視極多,隨時都開啟著,一面消化龐大的娛樂資訊,一面驅 走孤寂的漫長晨昏。

  想到你也有相似的習性,定頻在44的 緯來日本台,不論走臥躺坐,都有聲音相隨屏障,彷彿與世界有了不可撼搖的連結,窩進沙發中,那是你最放鬆的姿勢嗎?無法就近觀察你的生活點滴,於是在你曾 遺留的線索中揣測:在某一段戲劇對白或搞笑橋段中忽然陷入昏睡,而後又在凌晨時分突兀地驚醒,可能是想到未完成的圖稿,與難纏客戶的約定,糾結難辨的情感 歸路,或只是單純的螢幕朗笑。一個人穿行靜默的冷夜,是討厭的,沒有人在身邊,更渴望被人的聲息緊緊包圍,這像是某種安心的平衡,有時手邊忙著明天要用的 資料,吃著微溫的滷味,或只是機械性的刷著牙,四方盒子中仍會盡責的上演愛恨情愁,添補貧乏的生活經驗,即便有著被制約的危機,那又何妨?

  因為清楚明白戲劇縱使仿真得再成功,終究是掌握在編劇筆下,而我們的人生不是。沿著光陰穿房入戶,真實的鮮血淋漓汗水模糊,反而兜不出我們一滴淚。少了精心 編排的戲劇張力,讓我們只能冷靜撐住咆哮質疑;少了冷眼旁觀的角色地位,我們反倒無法盡情宣洩情緒;少了隨時喊停的掌控權,遙控器在手上的重量突然無限暴 增。靜靜閉上眼睛,誰願意勇敢承認,突然渴望熟睡的到來,是為了讓手上的負擔自然滑落,讓墜落拯救一切僵局,讓僵局由受不住折磨的人打破。

  過日子有時比連續劇還精彩,只是演出的人往往不自覺,需要一些時間的沈澱,才能看懂當初的蜿蜒周折,是如何無意識的左右了眾人的生命。但有些小事件反應極 快,在我們懊悔或慶幸前,它已經無所謂的掀出底牌,就像嘎然而止的劇終告示,讓人有措手不及的狼狽,除了恨恨罵幾句無關痛癢的話,也只好接受了。例如,昨 夜的暴飲暴食,帶來頻上廁所的後遺症,不但沒增添一絲肥油,反而刮去1.5公斤,非常莫名其妙。我也只好接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ivia 的頭像
Olivia

Tender Time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