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你我之間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喜歡你在我生悶氣時默默拆下冷氣內網清洗,瀝水時排排站的小黑網很乖巧,連掉淚都靜悄悄;

當下就滅火了,覺得再沒有人比你更懂溫柔。


      喜歡你不顧我的勸阻跑去買口內膠,只因擔憂我破爛的免疫系統救不了破爛的口腔;

就算是浪費都甘願,你不說的關懷全寫在遞藥的堅定手勢中。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雨聲洶湧,一波波沖刷著耳膜。我賴在床上想著,也許該上陽台察看晾曬的衣物是否被雨水打濕。但身子沒動,蜷縮在棉被中像一隻慵懶的貓。然而耳朵卻打開了,聽屋簷上的叮叮咚咚越敲越急,像初次登場的指揮,甩著一頭亂髮,額角飆汗,對失控的樂團無計可施,彷彿情緒已到了盡頭,除了傾盡全力揮灑,別無他法。

  我不喜歡雨天帶來的潮濕陰暗,或無謂的憂鬱。有時我懷疑,天氣會在人身上烙印特有的氣味,晴天是草莓,陰天是茉莉,雨天是檸檬,常站在欄杆上顧影自憐的那隻灰鴿子可以證明,天空一開始滴滴答答,牠便出現戒備的眼神,若我仍不死心的靠近,牠便會迅速飛離,和平日的友善親愛迥然不同,留下我手上的白米粒,和無奈的討好姿勢。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

  • Mar 03 Tue 2009 01:10
  • 握手

  我總是那麼容易疲倦,坐在車上沒多久便陷入昏迷。我意識到自己的唇微微開啟,放鬆,逐漸失去控制,應該擔心自己會多蠢多可笑,然而身邊是你呢,穩穩的握著我的手,像呵護一場未知的夢,小女孩的髮絲在追逐中飛揚,那是誰的孩子?格格笑聲那麼清脆,團團的圓臉令人看了捨不得移開目光。我睡了?如此自覺,卻又墜入得如此心甘情願。


  你的手才抽離一會,四面八方的冷空氣便立即聚攏在敏感的肌膚上。我勉強閉著眼延續夢中未完的情節,但心下瞭然,渙散的符碼像咖啡杯底輕輕騰起的煙霧,即便如此香醇濃郁,勾得人心神蕩漾,終將在空氣中散逸,彷彿不曾存在過。醒來,睜開眼帶著一朵微笑。你曾說我是個好孩子,總是不帶一絲起床氣,只是簡單一句話,我卻記住了。於是對那些所謂「忘了」不免疑惑,真的放進心底的,怎能說忘就忘?當相對的兩人,只剩蒼白的心機攻防,是不是不愛了?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據說這兒風景極美,適合婚紗外拍。在離開時我們才看見新娘,一個白色的嬌點,紗裙飄在起風的午後。雖然看不真切,但我確定她是笑的,一步一顛的鞋跟說著,髮上燦爛的花飾說著,向上揚起的手勢說著,如果開窗,我相信會有一串音符歡欣奔來,然而方向盤一轉就帶走我留戀的目光。

  我們聞花,很認真的。在知名或不知名的花朵前蹲下,深深吸一口氣,交換微笑或皺眉,確認它散發的氣味,是濃密迫人、清冷悠遠抑或寡淡無味。為了一株枝枒初綻的吉野櫻,甚至願意滑下陡坡伸長頸項一探究竟……只因你曾以為所有的花都有香味。我驚訝極了,沒有氣味的花好多,而你居然不知道?白山茶、蝴蝶蘭、紫桔梗、鬱金香、藍繡球、華八仙、粉海棠甚至鬧得人眼花撩亂的木棉都是矜貴到不肯張揚氣味的花,你瞧,自然是這麼精細巧妙,嬌豔碩大的花已經夠引人注目,若還裹上一層香氛那可教平凡單薄的小花情何以堪呵!還記得走過那戶半開放的小徑,幽幽渺渺的花香惹得空氣都喧鬧沸騰麼?我忍不住回頭問著:「你聞到了嗎?」整顆心懸在那似有若無的氣息中,比棉花甜軟,比美夢緊實,我來回尋覓,日光在綠蔭下形成深深淺淺的光點,就是不見攻陷嗅覺的花朵,是桂花,還是月橘?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天空還亮著,已經得趕著回家。我們沒多說什麼,這是默契,甚至我也沒辦法多看你一眼,對於你倏然下沈的表情完全了然於心,並束手無策。

 

      薄透的圓月很早就出現,太早了,涼風捲來前呼後擁的雲堆遮住它,像傻呼呼的羊群不知自己作了什麼好事,誰都沒法跟柔順溫馴的羊認真生氣,雖然嚷著真蠢真愚昧的顫抖也是貨真價實的;只能看著彼此臉色瞬間變得黯淡,「光影之間原來總要隔著什麼,彼此才正式存在。」像詩一樣的話語突然流過身體,帶著清涼的質地。在你眼中越來越模糊的是遠方的山櫻花,手中的糖葫蘆,還是我?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18 Tue 2008 21:13
  • 驚蟄

  剛剛整理餐桌,不小心灑了湯汁,是菠菜,亮晃晃綠油油像無憂的青春,青春的意象連著瘋狂,揚聲高歌或熬夜創作或咆哮質疑或用力去愛,就怕旁人不懂現在多美多好多揮霍,就怕,歲月滴漏速度無人能擋。

 

  然而誰怕誰?水龍頭嘩啦啦洗去滿手油光,恁是翡翠質地也是一滴不剩,白瓷空的像個巨大的問號,瞪得人心思浮動,屋外那陣悶雷是第幾聲春天?藉著莫名寒冷賴床的小蟲小花小秘密,應該醒了,揉著眼伸著腰打著呵欠,準備上台。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Nov 14 Wed 2007 00:03
  • 喚醒

  一如無數次的早晨,我開啟電腦試圖清醒還在夢遊的腦子,這儀式似乎涵蓋著一點難說的痴心,對等的他方通常正沈浸夢鄉,渾然不覺我安靜的探望,沒有喳呼搶拍的鍵盤攻防是否無聊?也許從不這麼想,才能如此這般行禮如儀。假裝在他額上印個淺淺的吻,轉身離開也能步履輕盈。而他會被這份甜蜜驚動麼?

  
有時似乎是。他說被我喚醒,無論是踉蹌如醉的凌晨,滂沱大雨的午後,霞光綺麗的黃昏,或是靈思騷動的深夜,他茫茫醒來,連殘夢都顧不及地衝到螢幕前,只為看一兩行留言,俏皮的擔憂的火辣的深情的哀怨的疲乏的傻氣的混帳的,都能看得人嘴角含笑身子暖活,便是睏不足也能甘願繼續埋頭苦幹,誰教心給偷了他說,口氣猶有忿忿,像個下床氣忒大的孩子,也不管根本沒人喚他這樁鐵般的事實。我甘願是個被他撒嬌埋怨的對象,疼他如同疼惜另一個自己。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Nov 09 Fri 2007 16:04
  • 小事

後來見面時記得對我微笑嗎?

我站在某個樑柱後頭等你走來,猜想剛剛被吵醒的人需要多少時間才能衣履光潔地出現。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2 Sun 2007 04:02
  • 游蕩

  我們在潭水周邊游蕩,沒有特殊目的地,也或許在一起就是目的。卸下的安全帽在你腳邊,我的手在肩膀腰際間舉棋不定,偶爾將頭靠在你寬厚的背上,風吹的髮飄飄,遮迷了我的視線,總是恍惚著,那蜿蜒的長路是漫漫指向天邊還是我們繞著自個兒的圓圈?

  
篤篤前行的機車引擎讓人安心,幾乎就要睏去,是睡眠不足吧,關於我的恍惚和疲累,還是承載幸福的容器有限?鎏金般的潮騷引起一陣陣波動,溫柔而又暴烈,碎在礁岩上的浪花潔白細緻,在日光下閃閃發亮,然而它的美麗如此短暫,來不及嘆息就和渴慕眼神擦身而過,靜靜地,退回原來的世界,像什麼都沒發生過。直到下一次不由自主的湧動,輪迴再生。我閉著眼感覺光透入臉頰胸前手臂的溫暖和刺痛。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手牽手經過大安森林公園的音樂台,你突然停步:「真想要將妳推到台上,讓大家看看妳有多可愛,多漂亮。」知不知道那晚的星星好明亮,微風好清爽,而認真的你,勾起了月牙一抹甜甜的笑,好傻好傻。

  那個讓你眼睛一亮,巴巴送到面前的冰淇淋,好好吃喔,是得過家中小鬼認證的唷,你滿懷期待地說。我輕輕咬一口,嗯…….……,微蹙眉頭抿著嘴,我不知該怎麼對付這體積龐大、奶香濃郁的冰品。看懂我的不知所措,你嘟著嘴好脾氣的回收了,又一次的食物小災難。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蹲在地上聽你焦慮地說:「要不要我去陪妳?」「我載妳回去好不好?」

  我想說一萬個好,但卻開不了口,任性恣意的活,瀟灑放縱的笑,是需要天賦的對不對?趕搭最後一班返家的莒光號,陪在身邊跑著的,是剛剛讓我安心靠在肩上垂淚 的人,焦躁和緩慢,分享和擁有,感性和理性,憂傷和幸福,每個步伐都往前延伸,我的思緒繞在你矛盾悖離卻又奇異交融的特質中。匆匆跨上月台以為就能放鬆 了,但我卻誤失列車停駐的位置。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04 Wed 2007 01:09
  • 成癮

  事情是這麼開始的。當我罹患部落格成癮症時,其實是知道的,跟廣大的先行者一般,有點隱隱的不安,擔憂一去不復返的時間被瓜分掉那麼多,雖然那些直線行進的光陰不這麼浪費也會被胡亂填塞,最後落得乾乾淨淨的一片空白,而後,某個曖晦朦朧的黃昏,在一成不變的拮据中感到一無是處的恐怖。

  但耗在電腦螢幕前對那些不見形體的格友留言又笑又叫又掩面的,委實不像個樣子,旁人總要窩過來瞧一眼怎生樂得如此,善心者或說「喔喔…」幾句當作認同,理智者就直言不諱丟上一個「切~」,臨走時還不忘對妳搖搖手指,臉上充滿悲憫的不思議神情。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Apr 03 Tue 2007 00:01
  • 素顏

  需要多麼放心,才能在他者面前卸下所有偽裝?

  一直都不懂在臉部耗費2-3個小時的女人,究竟是如何精工細描那一方小小的領地,鏡中巧笑倩兮的人影果真是她自己?我總是胡亂撲粉描眉點胭脂,了不起耗個10分鐘就算完結;興致來時用手指按捺些淡藍淺紫擱上眼皮,讓顏色隨眼睛開闔嬌嬌地招搖,或者再刷兩下腮紅,就有了醺然欲醉的好氣色。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16 Fri 2007 09:16
  • 好友文章 逆光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昨夜是冷颼颼的,身上裹得像隻北極熊,卻不願放下手裡的漫畫,一邊看著,一邊還要急著,然後呢然後呢?不知有什麼在背後苦苦追趕,讓心裡莫名慌亂,於是嘴巴 也不能停,填塞一道又一道搜刮出來的食物,混著滿嘴複雜的辛辣甘甜我不時呵呵大笑,除了幽默對白,狼吞虎嚥的決定也悲壯得讓人愉快。

  有多久不曾這麼放肆進攻食物?對待飢腸轆轆的腸胃,總是隱約節制,對於盡情享用心存疑慮,雖然從不需為體重擔憂,但清瘦為美的意識已然社會化,就怕變形的身 軀嘲弄可憐的意志力,宛如最基本的自我管理都不及格。縱情恣意的代價是難以下嚥的,至少對我是殘忍的。可今晚不同,我就是要吃,就是要吃。我不是女優,不 需要像【新娘百分百】中的安娜史考特,淡淡笑著:「我從18歲開始就不知道吃飽的滋味。」真的不必,誰管我多一斤少一兩?迴盪在室內的笑聲是發自內心的,卻因為冰寒空氣而顯得空蕩寥遠。不知聲浪是否撞上白牆角落的小蜘蛛,牠在自己網上奔逃的有些匆忙。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冰塊

 

幾顆碎冰丟入瑰紅漿汁載浮載沈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淡水回程的車廂塞滿了亟欲跨年的人潮,那麼需要互相依偎嗎?特定時節讓心思更加柔軟易感,人們相聚,談笑得那麼用心努力,試圖用一天的狂熱烘暖整個冬季的潮濕陰寒,至少就在今夜,添些材薪加點能量吧,讓人無故耗竭的事物多到難以計數,不必急著在此時清算。往人多的地方去,順應身體和心靈的低吟,對於體溫,我們相互渴望。

  注意到了嗎?左前方妙齡女郎的毛線裙極短,露出一截白晰修長的大腿,隨著她誇張的手勢,優美的身體曲線上下起伏著,鄰座熟男假寐的眼睛不時飄來飄去,手上的淡水名產禮盒攥得死緊,「送人自用兩相宜」的字體晃著金光。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誰的秒針走的那麼勤快?倒數聲還在持續,新年快樂的吼聲已經絡繹不絕的追上,處在新舊交界的煙火,一蓬蓬燃燒著,左升右降的瑰麗光影,暗喻著韶華偷換?不必 想太多,歡慶的氣氛如此熱絡,人們咧著嘴笑的臉龐閃著滿足。輕聲叫喚孩子,沈浸在夢鄉的眼睛卻不願睜開,在枕畔說聲新年快樂後,我退回一個人的世界。

  一個人跨年,卻又不只一個人。你在MSN的彼端,傳來一則則短語,祝福的溫柔的惆悵的或思念的。思念的?很想提醒你,執手相伴的時光,才剛剛暫停在依依不捨的告別中,不是麼?我們才剛結束一趟甜美的約會。可是在質問前,我心底卻又如此雪亮,轉身的那一秒,戀人就開始被蠢動的思緒啃齧,寂寞被豢養著,越夜越深。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輕輕撥開你凝視的臉,路面平坦,車輛稀疏,令人難以置信的寬敞筆直,就這麼鋪展在我們眼前,是假日呢,地小人稠的台灣居然清靜如許。是因為耶誕鈴聲只流轉在華美餐桌間?抑或午夜狂歡的眼睛尚未甦醒?還是,如同你驕傲的宣示,美麗的海岸線只為我們保留?無須耗費太多氣力就能掌握方向盤,就像不用轉頭確認,眼角餘光便能感應你溫柔的注視;即便相識年餘,被你的目光牢牢鎖住,依舊讓我害羞不安。你嘆了一口氣,對我這習慣性的驅逐手勢,有著不解,但更多的是包容憐惜,只能無奈接受。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