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有著輕快敏捷的動作,像貓,愛嬌使壞耍賴若即若離,而且難以預測。像現在,一溜煙就滑到他的腋窩下,濕漉漉的身子散發什麼味道?他的聲音窘到發脹,「不要,不要往那邊靠。」幾乎要推開往身上黏的女人,手掌不自覺的使勁,第一次。

  
女人轉身前咬著下唇笑,淺淺的,卻勾得他愛極了。女人沒說疼,但剛剛推開的左手臂已經微微泛紅,豆腐似的,誰在上頭用力都會留下痕跡,騙不了人。那麼,用情,或者用心,也會一覽無遺嗎?

  
他一直好喜歡抱著光溜溜的女人。窈窕的身軀有著柔滑的觸感,不時輕顫扭轉的姿態更令指尖迷醉;即便激烈款擺,女人也不會有汗流浹背的狼狽,潔淨一如撲著嬰兒粉的身體,適合被摟在胸前親吻,熱情交纏中偷渡片刻清爽;相較於容易失溫的手腳,女人的身軀顯得溫暖甜蜜,是的,甜蜜,淡淡的香氛散落在手腕、耳後、鎖骨、胸前,讓他汲取不盡,除了鼻腔還有舌頭,吸著舔著啃著咬著扯著,女人花蜜般的味道讓他怎麼也吃不膩。飽滿的,同時又是虛空的;愛個人能多折磨,碰到女人後他才徹底明白。

  
女人還在笑,對於他的害羞覺得有捉弄的必要,雖然還不確定怎麼做才好。翻個身,女人直接臥在他的上方,秘密的,將他汗濕的味道深深吸進胸腔,「那是我為妳流的汗水。」女人記得他說話時的驕傲,帶著一絲愛憐。他不知道自己多迷人。捧著他的臉,女人輕輕說了一句什麼無關緊要的話,惹得他呵呵笑了起來,兩人身軀隨呼吸碰撞著,有股奇異的輕鬆,和魅惑。

  
貼著唇,蜻蜓點水般逃開,落下一個頑皮的表情,這是女人愛的小遊戲,等著,被他拎到身下壓住,罵一串聽不出怒氣的話,霸氣的探進直到分不開為止。繞在他身軀的麝香益發濃烈了,領著女人漫步到原野或山巔,晃搖著神智,彷彿大霧襲來,輕柔而完整,如果有流螢閃閃或星光點點該多好,女人想,那就更確定他是木質系的男人。大雨過後的味道,茂密大樹的味道,蝴蝶翻飛的味道,野生菇菌的味道,四葉幸運草的味道。女人覺得詞窮,怎麼形容這份美好的感覺呢?斜睨著他的臉,嘆口氣,語言是如此不足,文字是如此令人憾恨。

  
只能放棄。懊惱到了盡頭,反倒笑了起來。眼睛笑著,臉頰笑著,嘴角笑著,髮絲也笑著,雖然女人說沒什麼,但他不信,有點著急起來;他覺得女人以折磨他為樂。

  
浴後,女人在他的環抱中睡著,放心的打呼,噗噗噗,臉上是那麼放鬆,忘了甜美是應有的禮儀,但他一點都不在意。如果偷偷咬一口女人的耳垂,是不是能探知夢的味道?靜靜護衛女人的睡眠,聞著她寧謐的氣息,他感到無比的幸福,關於女人不說的小小氣惱,已經煙消雲散了。他對女人完全沒輒,何況看著她孩子似的睡臉?閉上沈重的眼皮前他立誓,下回見面定要問個清楚,到底笑什麼不能一起分享?還有,味道,究竟是什麼味道?他突然感到臉紅,雖然沒人看見。

  
再親一下,輕輕的,不吵醒懷中的女人。然後,他才帶著微笑心滿意足地沈沈睡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ivia 的頭像
Olivia

Tender Time

Oli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etu
  • 很喜歡這個女人。

    應該多學學。
  • 嗯,一月嘛,是該好好立志了!(誤)

    Olivia 於 2010/01/10 21:58 回覆